欢迎访问吉林省白城市农业科学院 !
专题活动
友情链接
农技百科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科技资讯 > 农技百科 >

农田杂草防控:“绿色”是主调

来源:中国农网编稿时间:2020-09-09 | 点击数:

来源:《农民日报》20200904第007版    本报记者 颜旭

 农田杂草防控:“绿色”是主调

    技术人员在演示机械移栽稻田除草技术。

  杂草同害虫一样,是影响农作物生长的大敌。近年来,我国杂草发生危害日益加重,抗药性显著上升,给农业持续增产、农产品质量提升、生态环境安全带来威胁和挑战,也成为农药减量的重点和难点。

  近日,全国农技中心联合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长江中下游水稻化肥农药减施增效技术集成研究与示范项目组等,在浙江省杭州市举办全国农田杂草监测与防控技术培训班。本次培训以水稻、小麦、玉米田杂草监测调查与科学防控为重点,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举办,全国线上共有4.41万人次参加。培训当天上午,在萧山区戴村镇的100亩稻田杂草绿色防控及除草剂减施技术集成示范田里,播喷同步和插喷同步除草、北斗导航机械除草、生物降解地膜覆盖、抗药性杂草防除等最新技术和产品的演示“你方唱罢我登场”,4个专题示范区、20多家农药企业的40多个除草剂产品集中亮相,可谓是“群英荟萃”。

  抗性治理:加强监测、科学选药

  化学控草是现代农业的必要措施,杂草在除草剂选择压力下进化出抗药性是化学除草面临的世界性难题。针对这一现状,湖南省农科院柏连阳研究员及其团队通过研究,揭示了主要杂草抗药性新机制和田间进化规律,突破了杂草抗药性早期快速检测的技术瓶颈,并率先建立了监测平台,研创了“快速检测-析因寻靶-对靶施药”为核心的杂草抗药性治理关键技术体系。

  “为了防止抗药性风险的增强,在生产中一定要加强抗药性监测和机理的研究,实现科学选药。”柏连阳说,对抗药性杂草的防控,除科学选择除草剂外,还可以考虑非化学除草技术,包括生物防治、物理措施、农艺措施等。比如国内外杂草学家通过拦网网捞降草减药控草技术、生物控草肥技术等,大大减少了土壤中杂草种子库的基数。这些均可有效延缓我国农田杂草的抗药性发展。

  稻田:防早防小、“封杀”结合

  当前,长江中下游稻区直播稻田抗药性杂草种类多、分布广、抗性水平高且危害严重。面对这一现状,湖南省农科院植保所研究员刘都才开出“药方”:首先应强化田间草情监测,实现精准用药指导。通过监测,明确区域性杂草群落和优势杂草种类,并形成抗性地图。还要加强早期治理,推广土壤封闭和茎叶处理相结合的“封杀”除草模式,可总结为“打早不打晚、打小不打大、必须用封闭”。早期防治的意义在于,不仅可以更加灵活地选择不同作用机理的除草剂,还有助于保护作物的产量潜能。刘都才告诉记者:“稻田杂草有两个萌发高峰,稗草和千金子等禾本科杂草,在水稻播种后5-10天内进入第一个萌发高峰,莎草、阔叶草等在播种后15-20天进入第二个萌发高峰。所以在水稻播种后2-4天对其进行封闭处理,可以有效减少杂草基数,减轻后期茎叶处理的压力。”

  “此外,要坚持综合防控与化学除草相结合,形成绿色控草技术模式。”刘都才说,这是为了大力推广非化学防控措施,改变当前过分依赖除草剂的现状。比如,可以采取农艺与除草剂相结合的方式,通过改变栽培方式降低杂草发生量。也可将稻田杂草绿色防控与除草剂减量技术相结合,比如使用纸膜覆盖控草、生态控草、播喷同步施药等最新技术,杂草防效可达95%以上,除草剂减量30%。此外,“北斗导航精准对行机械除草是新兴的绿色控草技术,但是数据的采集与处理等方面有待完善。”浙江省植保检疫与农药管理总站姚晓明科长补充道。

  玉米田:精准选药、适时用药

  当前,玉米田杂草危害严重。2019年,玉米田杂草发生面积4.07亿亩次,防治4.47亿亩次,挽回产量损失922.2万吨,仍损失玉米143.9万吨。

  中国农科院植保所研究员李香菊根据多年的研究结果指出,要想有效防除玉米田杂草,首先要精准选药。用除草效果理想、对作物安全、环境友好、成本相对低廉的除草剂取代高风险药剂,还要与其他低风险除草剂混用,降低高风险除草剂单位面积的投入。其次,要适时用药。以监测为基础,根据土壤、气象、草龄等因素确定施药时机。第三,要对靶喷药,改进和优化药械,提高除草剂利用率。

  在防治玉米田杂草上,“莠去津”是用量最大的除草剂品种之一,占玉米田除草剂使用总量(折百量)的1/3。特别是在东北地区,土壤中莠去津残留超标现象普遍。

  “因此,面对众多的除草剂品种,莠去津减量是关键。”李香菊强调,应筛选、推广莠去津的替代品种。玉米种植结构需要调整的地区、田块,应使用目前已登记的,且适合当地草相、土壤、气候条件、土壤残留期短、不影响后茬作物生长的除草剂品种。比如土壤处理宜用乙草胺、异丙甲草胺、异丙草胺等防除禾本科杂草,选用唑嘧磺草胺、噻吩磺隆、异恶唑草酮等防除阔叶杂草。如果必须使用莠去津防治阔叶杂草,则应将其用量控制在每亩38克有效成分以下。在田间应用时,各地应根据玉米种植期间的土壤墒情和气候条件选择处理方式,并依据田间杂草种群组成,合理使用除草剂,扩大杀草谱。辽宁省绿色农业技术中心孙慕君研究员补充说,经田间试验,使用乙草胺和唑嘧磺草胺替代莠去津,且土壤封闭处理,不仅对稗草、野黍、苘麻除草效果好,还大幅减少了土壤中莠去津的残留量。

  麦田:精准施策 减量用药

  杂草的分布、群落构成、危害程度等与耕作方式、轮作制度、用药历史等密切相关。黄淮海冬小麦区原以阔叶杂草为优势杂草,现逐渐演变为单、双子叶杂草混合发生,节节麦、看麦娘等禾本科杂草发生区域越来越大,危害程度逐年加重。

  面对这一现状,该如何科学使用麦田除草剂?据农业农村部农药检定所药效审评处副处长李贤宾介绍,目前我国麦田登记的除草剂产品共有1320个,防除阔叶杂草和禾本科杂草的药剂各有特色,可根据田间杂草种类,选择杀草谱适宜的药剂。

  记者了解到,小麦田药害主要由当茬除草剂的不合理使用、前茬除草剂在土壤的残留造成。“只有选择合适的药剂、采用正确的施药方法、在有利的环境条件下,除草剂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作用,并保证作物安全,反之则会对作物产生药害。”李香菊说,可冬前减量施药并且早用药,延长小麦田除草剂施药与后茬作物的安全间隔;通过合理混用、添加助剂等手段,减少使用容易产生药害的除草剂;还可使用“对靶”喷雾机械,使药液只喷施在“靶标”杂草表面,达到除草剂减量,避免产生药害的目的。

  “一个中心、三个主抓”:应对挑战的“关键法宝”

  当前,我国农田杂草监测调查与科学防控还面临诸多挑战:轻简化栽培方式的推广普及,单一使用化学除草的防控方式,节节麦、杂草稻等恶性杂草缺乏有效的防控药剂以及杂草抗药性快速上升等。为更好地解决这些难题,全国农技中心以建设现代农田杂草科学防控技术体系,倡导绿色防控杂草,有效减少除草剂使用量为中心。“农田杂草科学防除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多部门、多学科协调配合,产、学、研、推的共同努力。”全国农技中心农药药械处副处长张帅说,落实到具体工作上,中心将继续开展农田杂草发生危害监测和抗药性监测。工作重心有的放矢:主抓粮食作物,兼顾油料与经济作物;主抓优势杂草,兼顾一般杂草;主抓“封杀”控草,兼顾苗后补防。

  全国农技中心首席专家王凤乐在会议总结时表示,要加强农田杂草发生危害及抗药性监测。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农田杂草普查,构建农田杂草抗药性监测平台,科学评估杂草抗药性风险。要加强农田杂草绿色防控技术研究。强化绿色控草技术试验示范,因地制宜推广绿色控草技术,减少使用化学除草剂。同时加强农田杂草防控技术集成示范,筛选高效、低毒、低残留、对作物安全的环保型除草剂及配套应用技术,构建综合农田杂草科学防控技术体系。加强除草剂安全使用技术培训。组织开展多层次、多形式的培训,指导广大农业经营者掌握新型除草剂使用技术,减少药害事故发生。

CopyRight 2006-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吉林省白城市农业科学院 吉ICP备15002761号-1
中国·吉林·白城市三合路17号 邮编:137000 电话:0436-6990009 传真:0436-6990010